二维码

扫一扫加入微信公众号

Top
网站首页 新闻 国内 国际 河南 焦作
时政要闻 专题 直播 网视 网谈 网评
今日头条 汽车 旅游 经济 美食
焦作关注 房产 娱乐 体育 市场
 焦作日报 手机报 经典微视频
 焦作晚报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经典山阳 小记者 焦作论坛
 网上投稿 记 协 订报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 焦作网 > 新闻中心首页 > 焦作新闻 > 正文

新闻中心首页

韩超斌:我为珠峰“量身高”
更新时间:2020-8-10 9:01:50    来源:焦作晚报

  韩超斌(后排站立者)和同事在珠峰地区合影。

 

  给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量身高”,您说这活儿是不是够酷?这样的“酷活”,老家是修武县郇封镇后雁门村的韩超斌,不但参与了,还参与过两次,分别是在2005年和今年。

  其实,给珠穆朗玛峰“量身高”,条件艰苦,还伴随着危险。和高原反应作斗争,和极端天气对抗,忍受身体不适的折磨,吃半生不熟的饭,用坚强的意志完成一项项工作任务。

  给珠穆朗玛峰“量身高”,更是一份让42岁的韩超斌感到特别骄傲的工作。“为国测绘,这是最大的光荣。虽然知道珠峰测量工作的艰辛,我还是报名了,我一定要参加。”朴实的话语背后,是他的一颗赤子之心。

  第二次为珠峰“量身高”

  8月1日,一个反映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在珠峰地区工作、生活情况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引发广泛反响。

  在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中,有一位身体敦实、肤色黝黑的汉子,他就是从焦作走出的韩超斌。

  今年5月27日,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拼搏,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队员成功登顶测量,标志着2020珠峰高程测量取得关键性胜利。这是继2005年之后,我国再测世界最高峰的高度。据报道,此次测量数据可用于地球动力学板块运动等研究领域;精确的峰顶雪深、气象和风速等数据,将为冰川监测、生态环境保护等方面研究提供第一手资料。

  8月4日,远在陕西西安的韩超斌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

  韩超斌的老家是修武县郇封镇后雁门村。1994年,韩超斌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郑州测绘学校(现河南测绘职业学院),1998年毕业。目前,他所在的单位是自然资源部第一大地测量队(以下简称国测一大队)。

  在这次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中,韩超斌作为曾经多次来到珠峰地区的老队员,担任2020珠峰高程测量交会组的中队长,负责大本营的工作调度。他带领着国测一大队的30多位队员,圆满完成了Ⅲ7、中绒、西绒、东绒2、东绒3五个交会点的测量任务。除了工作,他还要负责生活的协调保障。

  2005年,韩超斌跟随国测一大队参与珠峰高程测量工作,负责中绒交会点的测量。

  自今年3月31日进入大本营到5月30日撤营,韩超斌和队员们在海拔5400米的珠峰脚下生活了60天。

  在这60天里,韩超斌和队友在珠峰及外围地区陆续开展了水准、重力、GNSS、天文等测量工作。

  在珠峰脚下战胜数不清的困难

  在藏语中,“珠穆朗玛”中“珠穆”的意思是“女神”“仙女”。然而,想要和她亲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韩超斌2005年第一次来到珠峰脚下时,高原反应极其严重,每天吐得浑身没有力气。然而,测量任务一天也不能耽搁,凭着年轻人的一股冲劲,他硬是顶了过来。

  在普通人眼中是一种享受的一日三餐,在珠峰脚下却并不容易。在大本营,还有简易的炊具可以做些简单的食物。在几个交会点,大家只能吃方便面和自热米饭。

  水从哪里来?从远处运来是不可能的,只能就地解决。弄来积雪加热融化,或者砸开附近绒布河上的坚冰取水。

  在海拔5400米的地方,普通人呼吸都困难,韩超斌和队友们却需要翻越山峰、穿越山沟,把水背到大本营。

  在珠峰脚下,喝杯热水是一件让人极度舒服的事情。由于珠峰地区气压低,水烧到六七十摄氏度就开了,水开后直接就能喝,泡茶却泡不开。

  再说住。韩超斌等人住的帐篷里夜间温度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白天的温度又能升到二三十摄氏度。不是亲身体验,很难理解其中的滋味。

  虽然有过多次到珠峰地区的经历,韩超斌还是难以适应这里的气候。乏力、呕吐、头疼、失眠……各种症状都出现了。太阳穴就像炉子上烧开的热水壶,气压顶着锅盖,下一秒脑袋仿佛就会爆炸。好不容易睡着了,又会被突然憋醒,只能坐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由于长期缺乏维生素等原因,韩超斌等人或多或少都有皮肤粗糙、嘴唇干裂、牙龈肿胀等问题。

  即便条件这么艰苦,韩超斌也次次积极报名,主动要求参与测量。算上这一次,他已经4次来到珠峰地区。

  除了珠峰,韩超斌还去过很多条件艰苦的地方。

  在完成西藏阿里地区洞措乡一个观测点的测量任务后,韩超斌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还好,最后虚惊一场,是因为通信信号短时出现了问题。

  “远看像讨饭的,近看像逃难的,仔细一看是搞测绘的。”这是国测一大队队员的自嘲。

  对自己的工作,韩超斌有非常强的荣誉感。

  “热爱祖国、忠诚事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这是国测一大队的测绘精神内核。

  在韩超斌看来,自己从事的不是普通的工作,是为国家测绘,非常神圣,吃再多苦受再多累都值得。

  家人、家乡是他最深的牵挂

  在珠峰脚下,能给家人打个电话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韩超斌告诉记者,2005年他第一次到珠峰地区时根本就没有手机信号,当时自己是单身汉,最大的牵挂是父母。

  虽然现在已经在西安定居,全国各地跑了很多地方,但韩超斌对家乡的感情越来越深,因为这里是他成长的地方,有年事已高的父母。“回到老家,精神最放松,可以让我卸下一身的疲惫后再次轻装上路。”韩超斌对记者说。

  今年,大本营的手机信号断断续续,帐篷里根本没有信号,附近一个小山梁上的信号相对稳定。

  闲暇的时候,韩超斌就坐到一块大石头上,望着远处的珠峰,想父母,想妻子和女儿,心头涌上深深的愧疚感。

  由于长期在外奔波,韩超斌很少在家,家庭都是由妻子照顾。每年,他只能回老家一两次,看过父母就匆匆离开。

  女儿今年6岁了,每次通电话对韩超斌都是那句话:“爸爸,我想你了。”就是这句简单的话,每次都会让他禁不住流下眼泪。

  女儿第一次叫他“爸爸”的情景,依然清晰地刻在他的脑海里——

  在外地城市的地铁上,他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爸爸!”电话里传来一声奶声奶气的声音。是女儿!他顾不上地铁里其他人的目光,让眼泪肆意流淌,品味着当父亲的幸福。后来,他干脆下了地铁,直到心情平复后才擦掉眼泪再次上了地铁。

  “只能等以后有机会了再弥补吧,我对家人亏欠得太多。”韩超斌说。

  两次参与测量珠峰“身高”,韩超斌不仅是父母、妻子、女儿的骄傲,也是焦作的骄傲!

 

(记者 赵改玲 姚广强)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闻编辑:陈婷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新闻
焦作网免责声明:

本网所有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即可处理。
刊发、转载的稿件,作者可联系本网申领稿酬。


韩超斌:我为珠峰“量身高”
2020-8-10 9:01:50    来源:焦作晚报

  韩超斌(后排站立者)和同事在珠峰地区合影。

 

  给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量身高”,您说这活儿是不是够酷?这样的“酷活”,老家是修武县郇封镇后雁门村的韩超斌,不但参与了,还参与过两次,分别是在2005年和今年。

  其实,给珠穆朗玛峰“量身高”,条件艰苦,还伴随着危险。和高原反应作斗争,和极端天气对抗,忍受身体不适的折磨,吃半生不熟的饭,用坚强的意志完成一项项工作任务。

  给珠穆朗玛峰“量身高”,更是一份让42岁的韩超斌感到特别骄傲的工作。“为国测绘,这是最大的光荣。虽然知道珠峰测量工作的艰辛,我还是报名了,我一定要参加。”朴实的话语背后,是他的一颗赤子之心。

  第二次为珠峰“量身高”

  8月1日,一个反映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在珠峰地区工作、生活情况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引发广泛反响。

  在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中,有一位身体敦实、肤色黝黑的汉子,他就是从焦作走出的韩超斌。

  今年5月27日,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拼搏,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队员成功登顶测量,标志着2020珠峰高程测量取得关键性胜利。这是继2005年之后,我国再测世界最高峰的高度。据报道,此次测量数据可用于地球动力学板块运动等研究领域;精确的峰顶雪深、气象和风速等数据,将为冰川监测、生态环境保护等方面研究提供第一手资料。

  8月4日,远在陕西西安的韩超斌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

  韩超斌的老家是修武县郇封镇后雁门村。1994年,韩超斌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郑州测绘学校(现河南测绘职业学院),1998年毕业。目前,他所在的单位是自然资源部第一大地测量队(以下简称国测一大队)。

  在这次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中,韩超斌作为曾经多次来到珠峰地区的老队员,担任2020珠峰高程测量交会组的中队长,负责大本营的工作调度。他带领着国测一大队的30多位队员,圆满完成了Ⅲ7、中绒、西绒、东绒2、东绒3五个交会点的测量任务。除了工作,他还要负责生活的协调保障。

  2005年,韩超斌跟随国测一大队参与珠峰高程测量工作,负责中绒交会点的测量。

  自今年3月31日进入大本营到5月30日撤营,韩超斌和队员们在海拔5400米的珠峰脚下生活了60天。

  在这60天里,韩超斌和队友在珠峰及外围地区陆续开展了水准、重力、GNSS、天文等测量工作。

  在珠峰脚下战胜数不清的困难

  在藏语中,“珠穆朗玛”中“珠穆”的意思是“女神”“仙女”。然而,想要和她亲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韩超斌2005年第一次来到珠峰脚下时,高原反应极其严重,每天吐得浑身没有力气。然而,测量任务一天也不能耽搁,凭着年轻人的一股冲劲,他硬是顶了过来。

  在普通人眼中是一种享受的一日三餐,在珠峰脚下却并不容易。在大本营,还有简易的炊具可以做些简单的食物。在几个交会点,大家只能吃方便面和自热米饭。

  水从哪里来?从远处运来是不可能的,只能就地解决。弄来积雪加热融化,或者砸开附近绒布河上的坚冰取水。

  在海拔5400米的地方,普通人呼吸都困难,韩超斌和队友们却需要翻越山峰、穿越山沟,把水背到大本营。

  在珠峰脚下,喝杯热水是一件让人极度舒服的事情。由于珠峰地区气压低,水烧到六七十摄氏度就开了,水开后直接就能喝,泡茶却泡不开。

  再说住。韩超斌等人住的帐篷里夜间温度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白天的温度又能升到二三十摄氏度。不是亲身体验,很难理解其中的滋味。

  虽然有过多次到珠峰地区的经历,韩超斌还是难以适应这里的气候。乏力、呕吐、头疼、失眠……各种症状都出现了。太阳穴就像炉子上烧开的热水壶,气压顶着锅盖,下一秒脑袋仿佛就会爆炸。好不容易睡着了,又会被突然憋醒,只能坐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由于长期缺乏维生素等原因,韩超斌等人或多或少都有皮肤粗糙、嘴唇干裂、牙龈肿胀等问题。

  即便条件这么艰苦,韩超斌也次次积极报名,主动要求参与测量。算上这一次,他已经4次来到珠峰地区。

  除了珠峰,韩超斌还去过很多条件艰苦的地方。

  在完成西藏阿里地区洞措乡一个观测点的测量任务后,韩超斌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还好,最后虚惊一场,是因为通信信号短时出现了问题。

  “远看像讨饭的,近看像逃难的,仔细一看是搞测绘的。”这是国测一大队队员的自嘲。

  对自己的工作,韩超斌有非常强的荣誉感。

  “热爱祖国、忠诚事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这是国测一大队的测绘精神内核。

  在韩超斌看来,自己从事的不是普通的工作,是为国家测绘,非常神圣,吃再多苦受再多累都值得。

  家人、家乡是他最深的牵挂

  在珠峰脚下,能给家人打个电话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韩超斌告诉记者,2005年他第一次到珠峰地区时根本就没有手机信号,当时自己是单身汉,最大的牵挂是父母。

  虽然现在已经在西安定居,全国各地跑了很多地方,但韩超斌对家乡的感情越来越深,因为这里是他成长的地方,有年事已高的父母。“回到老家,精神最放松,可以让我卸下一身的疲惫后再次轻装上路。”韩超斌对记者说。

  今年,大本营的手机信号断断续续,帐篷里根本没有信号,附近一个小山梁上的信号相对稳定。

  闲暇的时候,韩超斌就坐到一块大石头上,望着远处的珠峰,想父母,想妻子和女儿,心头涌上深深的愧疚感。

  由于长期在外奔波,韩超斌很少在家,家庭都是由妻子照顾。每年,他只能回老家一两次,看过父母就匆匆离开。

  女儿今年6岁了,每次通电话对韩超斌都是那句话:“爸爸,我想你了。”就是这句简单的话,每次都会让他禁不住流下眼泪。

  女儿第一次叫他“爸爸”的情景,依然清晰地刻在他的脑海里——

  在外地城市的地铁上,他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爸爸!”电话里传来一声奶声奶气的声音。是女儿!他顾不上地铁里其他人的目光,让眼泪肆意流淌,品味着当父亲的幸福。后来,他干脆下了地铁,直到心情平复后才擦掉眼泪再次上了地铁。

  “只能等以后有机会了再弥补吧,我对家人亏欠得太多。”韩超斌说。

  两次参与测量珠峰“身高”,韩超斌不仅是父母、妻子、女儿的骄傲,也是焦作的骄傲!

 

(记者 赵改玲 姚广强)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闻编辑:陈婷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新闻
焦作网免责声明:

本网所有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即可处理。
刊发、转载的稿件,作者可联系本网申领稿酬。

版权声明 | 焦作日报社简介 | 焦作网简介 | 网上订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河南省焦作日报社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焦作日报》遗失声明热线:(0391)8797096 邮编:454002
本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91)8797000 举报邮箱:jzrbcn@163.com
河南省“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专项整治工作热线:0371-65598032 举报网站:www.henanjubao.com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豫ICP备14012713号
焦公网安备4108000005 豫公网安备4108020200000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1120180801
地址:焦作市人民路1159号 报业·国贸大厦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河南省焦作日报社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1120180801 电话:(0391)8797000